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Google 母公司加拿大建智慧社区遭遇争议,多名顾问辞职抗议

爱与自由的灵魂 2018-11-21 来源:好奇心日报
数据隐私和监控方面的问题,让 Alphabet 的智慧社区遇到了麻烦。

“这是一场监控资本主义的殖民实验,它试图强行通过重要的城市、公民和政治议题。”

前黑莓公司联合 CEO Jim Balsille 

“我本希望我们能创造一个保护隐私的智慧城市,而不是一个只有监控的智慧城市。”

Sidewalk Toronto 智慧城市项目的隐私顾问 Ann Cavoukian

2017 年,Alphabet 的子公司 Sidewalk Labs 决定和加拿大多伦多市政府联合打造一个智慧社区项目 Sidewalk Toronto,这个项目从建设一个名为 Quayside 的社区开始。

他们计划在多伦多城郊建立一个数字化的社区,通过数字基础设施和一套数字管理系统,解决交通拥堵、房价上升以及环境污染等一系列的城市问题。

建立智慧社区不可避免地需要收集数据,社区内到时候将遍布摄像头和传感器。

Sidewalk Toronto 的投资预计将超过 10 亿美元,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的野心是能够将其复制和推广到全世界,使其成为智慧城市的样板。

然而,在项目开始的时候,就有技术研究者和政府官员持怀疑态度。他们觉得 Google 的兄弟公司在试图通过暗中收集数据等手段把多伦多的一部分变成一个试验台。而 Quayside 在建设过程中也确实存在缺乏公众意见和参与的问题,这导致前黑莓公司联合 CEO Jim Balsille 这样评价这个项目:“这是一场监控资本主义的殖民实验,它试图强行通过重要的城市、公民和政治议题。”

近期,这个项目的多名顾问相继辞职。Ann Cavoukian 是加拿大的隐私专家,被 Sidewalk Labs 邀请为项目的隐私顾问,为 Sidewalk Toronto 设计特别的隐私框架。她在加入项目的时候被明确告知智慧社区收集的数据都会被进行去身份化的处理、或者是直接删除。结果上个月 Ann Cavoukian 却发现,第三方可以从 Sidewalk Labs 那里获取到可识别的身份信息。

在知道真相后,Ann Cavoukian 选择了辞职。她说,“我当时希望我们创造的是一个保护隐私的智慧城市,而不是一个只有监控的智慧城市”。

另一位从项目委员会辞职的 Julie Di Lorenzo 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她说政府给予了 Sidewalk Labs 这家私人公司太多的权力。她询问那些不愿意分享个人数据的居民是否会被允许住在社区里,却没有得到答复。

据The Intercept 的统计,在过去五个月里,已经有四名相关人士因不满 Sidewalk Labs 的隐私保护措施而辞职,至少超过三人提出过辞职。

多伦多的公民团体对于智慧社区中的隐私和监控问题感到焦虑,他们组织了一个名为“多伦多开放城市论坛( Toronto Open Smart Cities Forum)” 的公共论坛,邀请关心这个议题的专家、学者和公众进行对话。

他们反对城市数据的商品化,对城市里日益严密的监控系统感到担忧。他们还担心 Sidewalk Labs 在多伦多的实验可能会输出和扩散到全球,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

辞职潮和反对运动让 Sidewalk Labs 感受到了压力,Sidewalk 数据治理方面的负责人 Alyssa Harvey Dawson 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她声称将建立一个叫做“Civic Data Trust” 的独立组织,专门存放智慧社区内收集到的数据,任何组织想要收集和使用数据都需要经过它的评估和同意,“没有任何一个实体能够得到特殊优待,包括 Sidewalk Labs。”

但是这样的提案并没有得到信任。公民组织认为这个提案的细节仍然模糊,并且作为智慧社区的建造者,Sidewalk Labs 存在着利益冲突。城市专家 Nabeel Ahmed 表示,“这就好比 Uber 提出一个共享出行的监管规定,或者是 Airbnb 告诉城市治理者要如何管理短期租房”。

多伦多开放城市论坛认为这样的管理措施不应该由 Sidewalk Labs 来设置和主导,而是要推动城市居民和政府进行有效的对话,因为居住和数字基础设施是一个基本的公共问题。


题图来自 Sidewalk Toronto。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